以豪门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将军,夫人又私奔了》是您居家旅行必看好文,江晚鸢殷寒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殷寒”,概述为:想到原先隔三差五上门找茬的江晚鸢,秋嬷嬷刚要心软,顿时又警惕起来。是不是江晚鸢又有什么阴谋了?包扎好,秋……
    此时的万宝阁。
    江晚鸢刚进去没一会儿就撞上穆子安。
    看到江晚鸢,刚要上楼的穆子安不耐烦地皱起眉。
    南若兰明明说江晚鸢会在茶楼等着,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蠢货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
    想到上回无端被江晚鸢揍了顿,穆子安下意识燃起怒意。
    可走近后,看到妆容浅淡、美得不可方物的江晚鸢,穆子安心里一动。
    从前江晚鸢站在南若兰边上就像个乡下来的村姑,穿红戴绿艳俗不堪。
    可现在的江晚鸢只一身浅青色的长裙,头发以玉簪慵懒绾起。
    侧脸精致,尤其那双眼睛,仿若蕴藏星河。
    他惊艳地看过去,以前怎么没发现江晚鸢这么好看?
    “月月,我在这里!”穆子安看到江晚鸢要走,连忙追了上去。
    可他腿脚还没恢复,一瘸一拐,好不容易才赶上江晚鸢。
    听到身后声音,江晚鸢眼底闪过狠厉。
    侧过脸,她余光看到穆子安已经朝她伸手。
    一瞬间,江晚鸢的脚尖故意移了一寸。
    “哎哟……”穆子安本就腿脚不便,被绊得顿时摔了个狗啃屎。
    “三殿下,你怎么在这里?”江晚鸢连忙一脸关切地伸手扶他。
    与此同时,将手里的药粉悄无声息地撒在了穆子安身上。
    看江晚鸢还是和以前一样紧张他,穆子安心里得意。
    上次不过是这蠢货害怕殷寒的势力,所以才忍痛揍他。
    穆子安艰难地爬起来,面容带着忧郁,“月月,我没事,只要能见到你,怎样都没关系。”
    江晚鸢握紧了拳,表面看起来仿佛娇羞,可眼底却升腾着杀意。
    不过,她还得再忍忍。
    此时,穆子安突然看到拐角处的人影,是来找他的南若兰。
    生怕被江晚鸢看到他和南若兰私会,于是穆子安急忙开口。
    “月月,我必须要走了,你相信我,很快我就有办法救你……”
    “到时候我们就离开这里,一辈子不分开。”
    说完,穆子安连忙离开。
    没人看到的角度,江晚鸢狠狠地呸了一口。
    这样拙劣的演技,看得她十分倒胃口。
    她嘴角微扬,刚刚的药粉后劲不小,接下来穆子安会过得很精彩。
    “小姐!总算抢到一个包间的位置!”菱香顶着一头大汗跑了过来。
    看到江晚鸢刚刚好像和人说话,菱香连忙问道:“小姐刚刚在和谁说话?”
    江晚鸢凉薄一笑,“没什么,一个臭气熏天的丑八怪罢了,我们走。”
    为了不让穆子安怀疑,江晚鸢找了个借口,带着菱香先出了万宝阁,又从后门进去。
    刚坐下,拍卖就开始了。
    今天拍卖的紫叶兰是她要用来给殷寒解毒的,江晚鸢志在必得。
    她知道穆子安也会抢这株紫叶兰,是为了送给南若兰。
    不过,她一点不担心穆子安会和她抢……
    此时,万宝阁三楼尽头的屋内。
    殷寒一张俊脸带着冷意,整个屋子似乎都他身上的寒气浸染。
    他面前跪着个伙计。
    伙计哆哆嗦嗦地说道:“小人就看到南大小姐扶起三皇子,十分关心他,三皇子说要救南大小姐离开。”
    殷寒嘴角微动,凉薄中带着讽意。
    果然,江晚鸢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为了能和穆子安在一起,她甚至可以在他面前装成那样!
    尘风同样气愤,“主子,如何处置?”
    殷寒沉默了片刻,滚烫的茶壶都没能融化指尖凉意,“把人带回去,禁足。”
    尘风气不过,握紧了拳。
    主子为江晚鸢收拾了多少烂摊子?
    要知道主子在战场上从来都是杀伐决断、说一不二。
    没想到栽在江晚鸢这里!
    此时,二楼的一间包厢内。
    南若兰小鸟依人地靠在穆子安怀里。
    “三殿下,真是委屈你了,要为了那个村姑放低身价去哄她。”
    穆子安摸着南若兰的腰,心里却想到刚刚江晚鸢的眼睛。
    那双眸子精致漂亮,清亮如星。
    “三殿下?”南若兰抬起头。
    穆子安回过神,看着南若兰,温柔一笑。
    “为了我们的未来,我什么都愿意。”
    南若兰娇羞一笑,勾住他的脖子。
    “等咱们拿到侯府的钱财,再拿到那蠢货的外祖的兵权,以后可就……”
    话说了一半,南若兰突然闻到一阵恶臭。
    这臭味简直比茅房还上头,南若兰顿时脸都白了,“殿下!怎么回事?好臭啊!”
    好端端的房间怎么奇臭无比?
    穆子安一愣,随后也闻到了臭味,他立马怒声道:“来人!你们万宝阁不想开了?”
    万宝阁的管事立马带着人冲到包间,可搜到最后,味道居然是从穆子安身上散发出来的。
    看到一屋子的人用诡异的眼神看着他,穆子安的脸顿时涨红成猪肝色。
    这些人的眼神仿佛在怀疑他是不是拉在身上了?
    穆子安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怒声吼道:“都滚出去!”
    管事憋着气拱手道:“三殿下,您大人有大量,咱们拍卖会还得办啊,不如殿下先去茅房……”
    砰地一声,穆子安气得将桌子都掀翻了。
    去什么茅房?他又没拉!
    可这话他实在说不出口!
    旁边,南若兰想捂住鼻子又不敢,只好强忍着扶住穆子安,可那股味道涌过来,她没忍住转身干呕起来。
    看到南若兰如此嫌恶,甚至都吐了,穆子安的脸一阵红一阵黑,他简直要炸了。
    终于绷不住,穆子安甩手就走了,“回府!”
    听到外头闹哄哄的声音,菱香担心地要出去查看。
    江晚鸢想到穆子安的脸色,心里一阵痛快,她开口道:“你这会儿出去,最好捂住鼻子。”
    菱香正好打开门,顿时干呕地关上了门。
    不仅仅是菱香,外头呕吐声不断。
    穆子安走在过道,看着两边人群的神色,感觉自己就是被送出去的恭桶。
    又羞又恼,他用衣袖捂着脸,飞快地冲了出去。
    南若兰焦急地追了上去,在门口拉住穆子安,“殿下,你误会了,我不嫌弃……呕……”
    穆子安脸一黑,冷冷甩开南若兰,立刻躲进马车。
    很快,穆子安落荒而逃的事传到三楼。
    殷寒刚派人去抓江晚鸢,突然听到这消息。
    不知想到了什么,殷寒眸子微动,“慢着!”
    此时,万宝阁最幽静的包间内。
    江晚鸢正心情不错地嗑着瓜子。
    她就知道,穆子安呆不久的。
    她也不怕穆子安怀疑她。
    这药粉产生的臭味不仅查不出根源,还能停留在他身上至少三天。
    穆子安只能像过街老鼠一样,在府里躲三天。
    可惜,还没能让他遗臭万年!
    菱香疑惑地看着江晚鸢,“小姐,你怎么今天格外高兴?”
    江晚鸢笑眯眯地把一叠瓜子推过去,“今天的戏如此精彩,当然高兴。”
    这时候,菱香顾不得多想,“小姐,拍卖开始了!”
    江晚鸢立刻坐到窗边,这里能看到底下拍卖的高台。
    的确是成色上好的紫叶兰。
    很快价格已经被叫到四百五十两。
    “五百两!”江晚鸢不假思索拍下了。
    菱香瞪大了眼睛,焦急地拉住江晚鸢,“小姐!咱们只有一百两银子啊!”
    江晚鸢这才反应过来,她这是刚嫁给殷寒的时候,手里只有那么一点寒酸的嫁妆。
    这也怪她自己,听信南若兰的鬼话。
    南若兰说她早晚会离开将军府,殷寒那么可怕,肯定不会把嫁妆归还。
    因此少带钱财,为以后打算。
    江晚鸢皱紧了眉,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
    怪她脑子进水!
    江晚鸢郁闷地咬着唇,在万宝阁拍下东西不付钱,这可是惹了大事。
    菱香紧张地说道:“完了完了,听说万宝阁的主人杀人不眨眼,背景极深,连官府都不敢招惹。”
    说着,菱香拉住江晚鸢,“小姐,我们快逃吧!”
    江晚鸢收紧了手指,不甘心地说道:“不行!这紫叶兰是给将军治病的,我一定要带回去!”
    她知道,这一次错过的话,下一次再得到就是两年后了,那时候殷寒早就毒发攻心了!
    说着,江晚鸢起身走到门口,目光无比坚定。
    “我就是把命交代在这里,也要带走紫叶兰!”
    门口,男人笔挺地站着,五官深邃,双唇紧紧抿着。
    殷寒心里暗涌纷呈。
    有欣喜,也有不敢升起希望的克制。
    听到脚步靠近,殷寒低声交代了几句,随即离开。
    此时,屋里的江晚鸢深吸一口气,打开了门。
    可她没想到门口居然站着尘风。
    想到殷寒向来不放心她,派尘风盯着她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于是江晚鸢咳了一声,“我还有点事,办完了立马就回去。”
    尘风拱手道:“钱已经付了,属下接夫人回府。”
    江晚鸢愣了一下,“啊?”
    刚想问怎么回事,可尘风已经冷冷地转身走在前面。
    江晚鸢知道殷寒的心腹尘风就是这个性子,于是连忙喊菱香跟着。
    下楼后,江晚鸢接过掌柜递来的木匣,心里这才松了口气。
    刚进将军府大门,尘风就被军营的事喊走了。
    江晚鸢没在意,她现在满脑子都是要为殷寒炼药。
    突然,一个婆子冷着脸拦住江晚鸢。
    “老夫人有请。”
    此时,寿安堂内。
    老夫人面前坐着个粉衣女子,正满脸怒容地咒骂着江晚鸢。
    “娘,这江晚鸢也太不要脸了!”
    这正是萧家二小姐萧玉妍。
    老夫人气得捂着胸口。
    “昨晚夜儿还逼我不再插手,这女人居然转眼间做出这样的事?”
    萧玉妍继续骂。
    “可不是嘛!我亲眼看到她和三皇子一前一后进万宝阁!”
    “她一个乡下来的村姑,什么都不懂,除了去私会,还能干什么?”
    老夫人脸色铁青,“南氏人呢?我要是不管,怎么对得起萧家列祖列宗?”
    这时候,江晚鸢迈进院子,正好看到萧玉妍的丫鬟。
    她眉头微动,这才想起来,殷寒的妹妹前世也是这个时候回来的。
    萧玉妍向来讨厌她,在萧家明着暗着给她使了不知多少绊子。
    里头正骂的火热,看到江晚鸢进来,气氛顿时就僵了。
    老夫人怒声道:“你现在已经是萧家的人,居然还不安分,你给我跪下!”
    由于前世的愧疚,江晚鸢咽下了这口气。
    她郑重地跪下,但背脊挺得笔直,自有一番清傲。
    “老夫人,我已经下定决心改过自新,以前我做过的错事无话可说,认打认罚。”
    “但现在和以后,我没做过的事就不会认。”
    萧玉妍拿起一杯水就泼了上去。
    “你还敢狡辩?我亲眼看到的!”
    江晚鸢被泼得一脸都是水,湿了的碎发盖不住额头的伤口。
    尽管如此,她那双眼睛依旧带着倔强,不肯低头。
    “二妹妹看到什么了?”
    江晚鸢抬着下巴,眼底一片清朗。
    前世她和萧玉妍没什么交集,她一直不知道萧玉妍为什么对她有这么大的敌意。
    萧玉妍嗤笑道:“我看见你在万宝阁私会旧情人,简直让我恶心!”
    江晚鸢垂眸,“我没有。”
    “你还敢说没有?”萧玉妍扯住她,扬起手就要打过去。
    江晚鸢握住了她的手腕,一字一句地开口。
    “如果是因为这件事,那我不能认下这种罪名,否则,我的夫君会误会。”
    萧玉妍呸了一声。
    “你别演戏了!你根本不想和我哥好好过日子,你就想把我家搅得稀巴烂!”
    老夫人见萧玉妍的行为举止有点过头,连忙拉住她,“妍儿!”
    萧玉妍跺了跺脚,“娘,这样劣迹斑斑的女人,你怎么还让她留在萧家?就该直接把她赶出去!”
    老夫人有点迟疑,“妍儿,你这样做,等你哥回来怎么交代?她都没认罪。”
    网友个性是一种态度点评:《将军,夫人又私奔了》的行文造句较流畅,没有花里胡哨的修饰,语言表达似饭后闲聊,不错的下里巴人小小说!若再文字精炼些,描绘场景精确些,错字少些,逻辑关系处理的更好些,可称为网络优秀小说之一!
    网友红过眼睛点评:《将军,夫人又私奔了》这文的框架定的还是不错的,而且作者殷寒的文笔很棒,胜在的不是想象力构架的情节,而是淡淡的细水长流的温馨隽永,真的会让人看了又看的美好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