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在无限流剧情里循环》,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代表人物分别是江玉淑玉夜,作者“甘甘颖”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沙雕+甜宠+团宠+循环+无限流+病娇】 某日天气晴朗,手捧一本玛丽苏小说的江玉淑惨遭雷劈,自此开启了狗血般的剧情循环。 循环世界一:开局一个冷脸美男,江玉淑:这什么情况? 美男:庸俗的女人,拉去喂狗 循环后,再次睁眼,江玉淑:大哥手下留情 美男:无趣,拉去喂狗 最后,循环回来的江玉淑不干了,特喵的,直接一顿暴打。 美男:这种女人他从没见过!好有意思,他好爱。 循环世界二:开局变身峡谷小乔,怎么回事? 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兰陵王单杀。 很好,再次循环。 “兰陵王,我劝你不要噶我!” 江玉淑喜提二卒。 最后,又一次循环回来的江玉淑,“兰陵王哥哥,我给你唱rap。” 兰陵王:可,放你一马,嘎嘎鲁班来助兴。 鲁班:来,小乔,我们打开麦交流,乖。 循环世界三:误入F6男寝团,本以为平常高冷的大美男们表里如一,高冷底色。 可接触久了,江玉淑才发现自己想错了,这群高冷男私底下竟是一群活脱脱的沙雕?! ……
    玉夜一开始真的有很认真地在翻看着文件,同时怀里还抱着江玉淑。
    一时间,江玉淑都被他这种一丝不苟认真工作的神情给迷惑到了,直到……
    她感受到某种异样,她想要逃离玉夜的束缚,然而某人死死搂着,根本不让,与此同时异样的感觉越来越明显。
    狗男人是真的狗啊!
    虽然两人已经有过一个月多月的亲密接触,但是此刻这种情况还是让她气恼外加泛红的耳根。
    “玉、夜!”江玉淑咬牙切齿地说道。
    “淑淑,别闹,还有一些马上理完了呢~”玉夜今天戴着一副金丝边框眼镜,平添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显得有些温文尔雅。
    但是江玉淑知道这家伙特喵的就是斯文败类!
    “玉夜,不想让我打你的话……”
    “淑淑,这么急么?”处理好了文件后,玉夜笑着说道,语气不自觉地带着一丝慵懒的颤音。
    意识到这家伙指的是什么意思后,呵呵,江玉淑想直接起身走人,却发现玉夜有力的手臂正紧紧挽着她,让她逃离不得。
    玉夜此刻眼神有点点幽暗,笑容也消失不见了。
    “淑淑,别闹,”
    ……
    从办公室出来了,江玉淑就搀扶着自己的腰出来了,“出生”啊!
    这特么玉夜以前是不是玩的特别花,呜呜,特喵她快受不了了。
    女主呢,白柔柔呢?谁来帮帮她啊?!
    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哇。
    这么想着,江玉淑特意就站在栏杆边上看着下面各层楼的风景。实则是因为她的腿此刻无比瘫软,根本无法维持正常姿势走路。
    换了好一会儿,她才去餐厅吃午饭了,并没有等玉夜。
    她闷闷不乐地吃着西餐,心里却是想着怎么逃离这个循环。
    而且按照以往她玩过的循环游戏的经验来看,这里总得会有些突破点来让你完成。
    但在这个空间,到目前为止,她还根本没碰到什么关键点,或者说她没有发现。
    上次唯一出现过一次的白柔柔到现在也没再见过。
    这么看来,循环无解?还是剧情已经正式开始了?
    想到这,江玉淑倒是开始漫不经心地转起了手中的用餐刀。
    这个世界的她武力值并不低,除此之外她对危险的感知能力似乎也比以往强了一点。
    与此同时,这次的循环到现在已经有近一个多月的时间了,并没有出现什么情况让她再次循环。
    结束了么?
    就这样,江玉淑和玉夜两人相处了近一年多,两人倒是维持着现有关系没再打破,江玉淑在玉夜另一个男秘书的帮助下很快学会了如何处理那些文件。
    此外,江玉淑在两人关系进一步后,怂恿他带着她到各地去玩,然后她就发现,只要带着玉夜在身边,她的行动就不会受到限制。
    但离开江城后,一旦远离了他一段距离,她又会受到那种不明力量的束缚。
    而也正是因此,她出门在外不得不一直紧跟着玉夜,包括他方便的时候!
    “淑淑,虽然我知道你很爱我离不开我,但你能不能给我也留点私人空间?”玉夜站在卫生间门槛,神情看起来似乎很为难,如果忽视他眼里闪过的戏谑的话。
    但江玉淑就守在他卫生间的门口不耐烦地说道,“赶紧上你的去!”
    “真的?”玉夜声音有点幽深。
    “对啊!”赶紧上厕所啊!虽然离的近但她又不会看!
    “好……”这可是淑淑你说的。
    然后两人在偌大的卫生间待了近两个小时才出来。
    出来后,玉夜抱着已经淋浴过的江玉淑回到床上,轻轻为她擦拭身上的水珠。
    江玉淑:她以后就是一动不动着,她也不要在敏感场所里这个家伙太近。
    因为这家话特喵的就是个泰迪!
    后面知道玉夜恐高后,江玉淑特意善解人意般带他去玩蹦极了,然而在几十米的蹦极台上面带微笑地趁某人不注意将他推下去了。
    玉夜,感到恐惧吧哈哈哈!
    然后她发现自己不能动弹了,下一秒一个重心不稳,特喵她也跟着跳,不,准确的说是摔下去了。
    江玉淑:淦!
    而底下的玉夜感受着这样高空坠落带来的刺激感,有那么一瞬他想把江玉淑杀了,但看到她一脸紧张兮兮地也跳下来,同时还一直喊着“玉夜”时。
    他想了想还是算了,看得出来,这家伙还是爱他的,知道这么刺激的时刻还不忘念着她。
    然而江玉淑则是想要喊玉夜晃过来抱着她,特么她动不了啊。
    然而两人绷得一上一下的刚好错过,江玉淑刚蹦下来,玉夜又弹上去了;等好不容易玉夜下来了,她又弹了上去。
    一时间,江玉淑像个笔直的木头桩子那样被弹性绳拉上拉下。
    江玉淑:特么她想问候一下。
    特么这种设计的蹦极哪个智/障想出来的?!
    到最后两人离得最近的那一刻,江玉淑终于能动了,然后她眼疾手快死死抱着玉夜。
    然后玉夜就听到江玉淑说了这么一句话,“玉夜,以后我们都不要分开了……”
    都不分开么……
    后面的话玉夜再没听到了,因为他晕过去了。
    VIP病房里。
    江玉淑此刻正哭的稀里哗啦,“夜啊,俺对不起你啊,俺不知道当时怎么就鬼迷心窍带你去耍了蹦极啊。“
    啊,啊哈哈哈哈哈,这家伙竟然还被吓晕过去了,欸嘿嘿。
    门外保镖面无表情地看着,实则内心是:夫人但凡你假哭再留点眼泪,嘴角不要翘的那么高,他们就真信了。
    这是一位医生也维持着不多的淡定说道,“夫人,玉少他只是这段时间过度缺睡,暂时昏迷了过去,身体暂无大碍,日后好好休养就可以了。”
    听到这,江玉淑一下子停止了哭泣,还象征性地擦了擦那本就不存在的眼泪,“嗯,好的,多谢医生了。”
    内心:哦,就这?她还以为是吓晕的呢?本来她还可以再多笑一会。
    玉夜睡了整整一天,直到晚上江玉淑扛不住了,打了好几个哈切便趴在床边上睡着了。
    这时,玉夜缓缓睁开眼,神情复杂的看着江玉淑,原本他是不想留这个女人多久的,至多一年,他会让她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可现在,他动摇了,她说他们不要再分开了。
    他记得,以前似乎也有这么一个人对他说过这些话,只是到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印象很模糊,他只能隐隐约约地记得。
    玉夜感觉到头有一丝疼痛,多年感受不到多大疼痛的他,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感受到了脑中还有心里的一丝疼痛。
    隐隐约约地,短暂却清晰。
    也就是这一下,他决定了,这个女人他还想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