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白墨清风歌尽倾》是作者“关风月的猫”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陈子墨季御风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千亿豪门独宠头顶绿草,奈何人家根本不在乎! 疯批娇惹富少爷死缠烂打,一路除草,一路追妻! 离离原上草!追妻绿灯行! 豪门感情新闻炸裂!层出不穷每天上热搜! 吃瓜群众每天换瓜! 蠢甜高知千亿千金和财阀疯批少爷的爱情之路! 没有套路,没有槽点! 精彩!悬疑!搞笑!深情!推理!理智!高甜!虐渣! 这些元素被作者大大开发! 季少!您的夫人怀上了前夫的孩子!仲夏夜里一个声音提醒! 不怕,我来养!好吃好喝的给我伺候着! 众人石化! 季御风不是一般的疯魔癫狂,一个月后他和陈子墨大婚,放了一个亿的烟花! 全国都知道了他头顶的绿海! 他被全国男人封神了!!!
    时间突然暂停,陈子墨的大脑被这突然的暴动强制暂停!面前的记者和人群仿佛定格!
    如果陈子墨知道遇到季御风会有这样的结局,她肯定不会去见季御风的!
    她是怎么和季御风第一次遇见的,回忆开始在她凌乱的脑袋里编码和提取!
    季御风?季御风?眼前男人的俊脸被放大模糊,在她本就昏聩不安的脑海里反映。
    瞬间一阵头疼!
    是一个叫许之言的男人,他的助理!!
    那天她在画展!
    记忆开始缓缓的回放!
    陈小姐不妨看看上面”一声干净的声音响起,她按下了手机快门,拍下了兰花的一抹柔色。
    陈子墨没来的及防备眼前人,不由自主的抬头望去。
    偌大的水晶吊灯绵延了整个上空,上空的画作却是从西斯廷教堂天顶图中完美的复制过来的,灵动的是,用的是3d彩绘画。
    “这是我们季少专程从欧洲请来的力奥洛小姐来绘画的,和您一样都是大美人。”少年干净的声音响起,谦虚而舒适的感觉都让她忘了他们才刚认识。
    “季少?”她微笑的看着少年,似乎在提醒他的唐突搭讪。
    “不好意思,陈小姐,您是我们季少—–季御风,也就是传说中的风城三大少之首季如风的独子特别邀请过来的,感谢赏光!”少年看着这些叹为观止的艺术品,言外之意是特地为她准备的。
    “我是特邀嘉宾?”她不禁失笑,她不是蹭着文之静的光来的吗?
    “是的,我们都是私人邀请制,除了季少亲自下帖。”少年挺得笔直的腰稍稍颔首,肯定了她的重要性。
    “是吗?可是我并没有邀请函。”她礼貌的笑笑,以为是莫名的搭讪者,这些年用这种套路搭讪已经不新鲜了。
    “我可以替你作证。”少年从手里拿出一张名片,烫金的名片上只有一个二维码。“这是季少的微信号。”
    “季少说了,这里面的任何展品,你都可以带走,不需要知会他。”少年把名片放进她柔软的手心里,温柔的一笑,随即绅士的退去。
    季少?季御风不喜欢别人叫他季总,因为这是他自认为二百五老爸的季如风的尊号,至于风总,也是他光环老爸的名讳!
    至于季少这个名号,和陈子墨想的一样,他要有自己独一无二的称号,正如她在致易集团被称为墨总。
    她和季御风唯一的相似就是同样的身不由己的生世吧!
    -----------
    另一边,她看不见的地方。
    负一楼最奢靡的包间内,出奇的安静,正中间的角落里一张孤椅上靠着一位异常帅气的男人。
    和负一楼整体的劲爆风格不同,特制的吸音墙面,听不出外面的花花草草的声音。
    男人慵懒的闭上了眼睛,这里没有负一楼的浮躁和热浪,他实则假寐,认真的期待着刚出现的脚步声。
    少年准时出现在包间内,贴耳对着男人耳语,两个高颜值的男人如此亲密的接触,非常引人遐想。
    “你怎么搞的,你是吃臭豆腐长大的吗?许····之···言!”帅气的男人突然有些愠怒,突然起身把徐之言推到了地上。
    “你不是说,陈子墨很好搞定吗?”季御风压着许之言的身体,从某种角度看过去,像是在亲密的纠缠。
    “季少,息怒~~~,女孩子都比较矜持。”徐之言笑笑,亲手推开了压在身上贴着他脸的季御风。
    “季少,您可别忘恩负义,可是我冒着生命危险去拍您情敌的**!”许之言有些狗腿的爬起来,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和季御风摆事实讲道理。
    “早知道,就不听你的,以我的帅气征服她,不过,我才不喜欢这样的蠢女人!”季御风在沙发上无赖的扭了扭,作势要打许之言。
    “季少~您能不能成熟一点,稍安勿躁,你现在就是办了我,我也没办法!”许之言递给了他一杯清酒,试图安抚这个躁狂的少爷。
    “你出去看着,别让她离开!”季御风一瞬间恢复了高冷,理了理衣袖,看着手腕上的表,他的耐心被陈子墨磨灭的所剩无几。
    最后的耐心被十年前的回忆吐血撑着。
    时光清浅,岁月静好,可是季御风却花了十年寻找眼前的女人。
    少年心中唯一的光亮和动力。
    十年的时间,已经够他从之前季家最不受宠的独子跻身于季氏家族唯一的继承者,去年他来到了风城,一直关注着陈子墨。
    你猜的没错,那组照片的始作俑者肯定是他。
    他认为他即将结束陈子墨的不堪的过往,至于新的开始,就看陈子墨是否抓住他的心了。
    他密切的关注着手机的最新动向,可是除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莺莺燕燕之外,一个小时过去了,一点有价值的信息都没有!
    另一边,陈子墨却在气定神闲的欣赏着季御风为她精心准备的艺术品,恍惚之间,仿佛想起了什么。
    可是只有一个模糊的名字在脑海中闪现
    自然,陈子墨对人名过敏,超过年岁的名字她都记不住,自然能记住名字已经是对少年最大的褒奖。
    除了记不起人名之外,人的面容她也记不清。
    不过,在想到那段模糊的名字的感觉后,她的嘴角还是不自觉的开始上扬。
    这是陈子墨少年仅有的一段相对美好的回忆,10岁因为家族破产她被迫被送到了法国。
    父母在那时车祸身亡,心中能依靠的只剩下爷爷陈季礼,
    直到后来冤屈得以洗除,才再次回归陈家大小姐的称号。
    当然她从小到大就是陈家法定名义上的继承者,可是却有着一群如豺狼虎豹一般等着她分食的叔婶。
    在一旁观望的许之言看着丝毫不为所动的陈子墨,在角落里不安的踱步。
    仅一分之隔。
    陈子墨的脸色却被手机里的一条信息彻底划破。
    那条神秘的微信号再次闯出来:不打算加我的微信,和我会一会吗?
    陈子墨扫了扫那个明信片的二维码,果然是他!
    微信传播黄图的人就在眼前!
    陈子墨环顾四周,惊愕的表情又多了一丝愠怒,她想不到会有人如此算计她。
    她几乎把对秦易川所有罪过迅速转移到了季御风身上。
    她愠怒的眼神刚好和在附近的许之言撞了个满怀,许之言知趣的迎了上去。
    “陈小姐,跟我来吧!”许之言恭敬的说,似乎在对未来的季夫人说。
    陈子墨无言,脸上的气消解了一些,明亮的眸子里还是散发着阵阵寒意,黑丝般的一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直通的电梯到达了负一楼。
    一进入负一楼她有一瞬间被酒吧所特有的热情所感染,但看着舞池里扭动讨好的身躯,她还是很容易的联想到了秦易川的小三。
    这一刻,嫉妒和愤恨再一次冲上了她的头顶,连同这宣泄的音乐声,她极力的隐忍和压制着那段回忆。
    曲折而深邃的走廊里只听见她和许之言的脚步声。
    季御风闭眼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还是听出了浅浅的那种熟悉。
    他盼了十年,终于等到了陈子墨的主动。
    双开门,被缓缓拉开,偌大的包间里空无一人,刚才的孤椅上仅存着丝丝余温。
    许之言会意,又拉开了隔壁墙上的一扇暗门。
    门外却是另外一个世界,一个非常现代化的酒店套房,许之言双手奉上一张房卡。
    上面刻着熟悉又陌生却又寓意深刻的数字——–1502
    “我不打扰陈小姐和御总叙旧了。”许之言笑笑,之前的歉意莫名的消失了。
    陈子墨几乎没有犹豫,怒不可遏的打开了房门,一身开门声落地。
    映入眼帘的场景却莫名的褪去了了她本该有的愤怒。
    水粉色的玫瑰花瓣为她引出了一条无比浪漫的路,她的这个角度看不见路的尽头,她尽量不踏着玫瑰,在尽头处拉开了一扇精美的玻璃门。
    房间是异形的,透明的落地窗可以看到风城的美景。
    可她却没有心情欣赏风城琉璃般的夜景。
    “请问,有人吗?”她探了探身子,却看到了在落地窗处书桌前一个挺拔的背影。
    季御风应声转身,四目相对。
    对两人来说,似乎很久违。
    这是一个极其英俊的脸庞,棱角分明的五官似乎从米开朗琪罗的雕塑作品中走出来,陈子墨无法形容这种硬朗又不乏柔美的感觉。
    她所拥有的词汇无法形容这种美,奇怪的是水黑色的眸子里却流露出一种从未见过的柔情和善念。
    男人很英俊,符合这个时代360度无死角的挑剔的审美观,他懒懒的坐在办公椅上,这张椅子没有任何的特别之处。
    却因为他的触摸而显得奢贵异常。
    男人很瘦,休闲的皮衣下,露出了诱人的喉结和若隐若现的锁骨,修长的手指敲击着朱红色檀木的桌面。
    颀长的双腿交叠,脚尖时不时的点地。
    就这样,是这样,她遇见了眼前的瘟疫一般的男人,
    现在莫名其妙的腰嫁给他!现在莫名其妙的背记者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