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承认,选择一位有白月光的相亲对象结婚,就是因为秦杭。
    他给我带来的伤害太大,以至于我到现在都没有从那段失败的感情里走出来,更是抗拒进入一段新的感情,我被困在里面,不想回头,也无法前进。
    我害怕再次交付真心。
    而傅今明的出现,恰好满足这个要求。
    我们不会爱上彼此,可以省去很多麻烦。
    傅今明知道秦杭这个名字是因为有一次我淋雨发烧后,无意识喊出来的。
    他一向很敏锐。
    那晚我发烧睡地迷迷糊糊间看见有个人在喂我喝药,拿着棉签沾水湿润我干涸的唇角。
    一直以来都紧绷的心弦因为生病的缘故有了一丝松懈,我抬手揪着他的衣角喊了声:
    「秦杭。」
    后来在半梦半醒间总是能看见床边的地板上靠着一个身影,我能感觉到,他在看着我,一整夜。
    第二天早上,傅今明给我端来一碗粥,我说了声谢谢,拿起勺子。
    他的目光很沉,语气却很轻:
    「秦杭……就是那个你放不下的人?」
    握着勺子的手一顿,瓷器的碰撞发出「叮」的一声。
    我若无其事地「嗯」了一声。
    而他第一次见到秦杭是有一次我妈叫我们回家吃饭,他在我卧室里看见的。
    那是一张我和秦杭刚在一起时拍的照片,被遗落在书桌的缝隙里,时间太久远,我早就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掉下去的了。
    当初扔东西时因为没发现,所以也没一起扔掉。
    傅今明帮我捡落下去的笔时,意外看见了。
    他捏着照片看了很久,上面是秦杭亲吻我脸颊的画面,我有些不好意思,从他手中抽走,撕成两半扔进了垃圾桶。
    仅仅只是多年前照片上的一个侧脸,我没想到,傅今明居然能认出秦杭。
    短暂地怔愣过后,我平复了所有情绪,打算去叫工作人员来处理打碎的果酱,并进行赔偿道歉。
    但也就在这短短的几十秒内,秦杭也看见了我,他驻足在原地,隔着两个长长的货架,目光径直落在我身上。
    我没有兴趣演绎偶像剧中久别重逢,傻傻地看着对方的戏码,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回去的路上,傅今明坐在副驾驶,侧过脸看着窗外一直没有说话,我想了想,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
    「我没有欺骗你,所以他是理由这个结论并不成立,我也不会做出背叛婚姻的事,如果你哪天恢复了记忆想要离婚,或者能够追到你的小月牙了,我会……配合离婚。」
    许久,他轻笑了声,转过脸看着我一字一句道:
    「沈竹,结婚时我没和你说过吗?我傅今明的人生里,从来就不会出现离婚这个选项。」
    这……他还真没和我说过。
    但说没说其实并不重要,当他能够得偿所愿和爱的人在一起时,那么和我的这段婚姻,大概是他会第一时间解决的绊脚石。
    不过在那之前,我遇见了一件更糟糕的事。
    秦杭,空降成了我的上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