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夕顾易是《重回九零,竹马让我给他生崽崽》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倩倩不吃鱼”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非事业文,家长里短慢节奏)都说南夕是个搅家精,搅散了父母的婚姻,搅黄了父亲的工作,还差点搅得哥哥高中就辍学。 可自从七岁那年摔了一次车醒来后,南夕发现她重生了。 重活一世,她不愿再自怨自艾活在他人的闲言碎语里终日郁郁寡欢。她怂恿父亲承包鱼塘。几年后木讷的父亲成了远近闻名的水产养殖大户。 她鼓励哥哥继续学业。几年后叛逆的哥哥成了西装革履的成功企业家。 重来一世,她不求大富大贵身价过亿,只求一家人能将日子过得阖阖满满。 只是那个前世早死的熊孩子是怎么回事? 不断地闯祸作死又不断地被她救!南夕只想无语望天,每日一问:今天熊孩子又在作什么妖! 直到熊孩子一点点长成翩翩少年郎,眼里除了她再也容不下别人。 顾易:“夕夕,多年的救命之恩,小爷我以身相许怎么样?” 南夕:“?!”
    “哥,你不要辍学。”
    一进门南夕就拉着南阳撒娇上了。
    可这回南阳却没立马答应。他拿下挂在衣架上的布书包,翻出今天的作业本,摊开在小几子上。搬了个小板凳,开始做作业。
    初三了,明年就要中考。哪怕是抱着不上高中的心思,这作业也还是要按时完成的。
    “我听说现在就算考上了大学也不一定找得到工作。你哥我也不是什么读书的料,浪费这几年还不如早点出来赚钱养我们夕夕。”南阳抽空看了妹妹一眼,温柔地摸摸她的脑袋。“我们夕夕比哥哥聪明,我们家就出一个大学生就好了。”
    “那不行!”南夕一脸严肃。“哥哥你有听过‘腹有诗书气自华’嘛?读了书,将来哥哥发达了,人家会称你一声出色有为的‘企业家’。不读书,人家只会喊你臭有钱的‘暴发户’。”
    “你这些乱七八糟的都哪里学来的?”
    “看电视的呀!”南夕理直气壮。“你看啊哥,明明‘企业家’和‘暴发户’之间赚的钱都差不多,可不读书的就吃亏很多呢!”
    南阳想想,确实是这样。
    企业家被称为成功人士,受人尊敬。
    暴发户却被人在背后看不起,说不定还觉得他们是走了狗屎运才发了横财。
    说到底,不就是一个有文化一个没文化?
    南夕再接再厉,“哥你一定要好好念书,将来我南夕的哥哥是个企业家,肯定比暴发户说出去有面子啊。哥哥你说是不是?”
    南阳失笑,想了想:“那我就争取当个企业家吧。”
    南夕:“嗯呐!哥哥一定可以的!”
    只要哥哥断了辍学的念头,她就开心。
    自认为劝好了哥哥,南夕又操心起鱼塘的事来:“哥,现在竞标的钱是够了,可后期投鱼苗买饲料还要一大笔钱。爸把能借的亲戚朋友都借遍了,也凑不到足够的钱。”
    “所以我让他把摩托车卖了,他不干啊!”南阳头也不抬。“不卖车,那他就去自己想办法。大不了我明天就不上学了,去打工。”
    得,又绕回辍学的事了。
    “要不咱们问舅舅借一些吧?”
    南阳停下笔抬头:“问舅舅借?”
    “是啊,咱们又不是只有爸爸这一方的亲戚,还有舅舅他们啊。事关我们一家的生计,问舅舅他们借点钱也不过分吧。”
    说实话,南夕是万分不愿意找人借钱的。
    借钱意味着欠人情,这钱借了,人情也欠下了。将来就算还了钱,这人情还是欠着。
    可是他们家现在的情况,就是缺钱。
    她手术的事不说,就他们如今存折上那两千块钱,连维持基本生计都是问题。
    前世就是因为经济压力大,她爸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她哥才会辍学提早出来打工。
    这一世要是想避免重走上一世的老路,欠点人情就欠点吧。
    南阳手里转着笔,也在思考。
    其实自打他妈和野男人私奔后,南阳除了大姨,连两个舅舅和小姨都不愿意亲近了。
    因为他觉得,他妈之所以会干出那样的丑事,两个舅舅和小姨都要负责任。
    可妹妹说得对。
    让舅舅拿出一点钱来不过分。不能让压力全让南新财背了。
    “我明天就去学校外面的小卖部给大舅打电话。”
    “嗯嗯多要一点,舅舅和小姨都不差钱。”
    南夕觉得她现在就像个小恶魔,尤其是提到钱的时候双眼冒绿光。
    她的两个舅舅,一个是他们德县人民医院的医生,一个是银行分行的员工,家里条件都还过得去。他们小姨也是服装厂的固定职工,嫁的老公也是同厂的。
    他们的确是不差钱,却也是一直瞧不上差钱的南新农。
    前世南夕和南新财关系不亲,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听多了他们对南新财的数落。
    第二天南阳起来去上学。
    趁着他喝粥的时候,南夕塞给他一张照片。
    他们妈妈朱桂芳的,彩色的单人照。
    “哥,给你。”
    “不是都收起来了?”他皱眉。
    照片上的拍照背景是在他们家晒谷场上,他家是村子里最边上的一家,晒谷场外边隔了一块桑地就是水稻田。
    照片里的时间应该是在春天,田里大片大片的油菜花开着。朱桂芳穿着一件大红色的碎花上衣,对着镜头笑得明艳。
    其实要是仔细看,可以看到照片的一角有个藤编的摇篮。
    拍这张照片的时候南阳不到一岁。
    “其他的我都藏起来了,这张就给哥你留个念想吧。爸问起来你就说都没了,省得他总时不时地拿出来看,走不出来。”
    南阳手里拿着朱桂芳的照片,视线落到妹妹过于平静的小脸上。
    妹妹对妈妈没有印象,以前村里孩子笑话她是个没妈的小孩,她都要大哭一场。回到家就翻出他们妈妈的照片,边哭边对着照片里的朱桂芳问:“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找夕夕?”
    照片里的妈妈当然没有回应。
    可是每次妹妹伤心难过的时候,依然会拿着照片偷偷地哭。
    可现在妹妹摔了一跤,额头上缝了六针,却突然不依赖照片里的“妈妈”了,而且说起话来像个小大人。
    南阳不清楚妹妹这突然的变化怎么回事。
    他想,可能是南新财这次不顾自己的伤势抱着女儿冲进医院这个举动,让妹妹感受到了他的父爱,所以对他们妈妈也死心了?
    “我不要,你收着吧。”南阳把照片丢到一边。
    南夕“咦”了一声,“哥你为什么不要啊,你想妈的时候还能拿出来看看。”
    “谁爱想谁想去,反正我不想,也不想看见她。她这辈子最好也别出现在我们面前,不然我就拿扫把把她轰出去。”
    “哦。”南夕有些意外地偷看了他一眼。“家里就这一张照片了,你不要就没了哈?”
    南阳神情冷淡:“拿走!”
    “好叭!”
    南夕再一次确认她哥不是开玩笑的,这才拿起照片准备把它和其他朱桂芳有关的东西锁在一起。
    她以为她哥成天和她爸唱反调,也和前世的她一样是把朱桂芳的抛夫弃子归结到了他们的爸爸南新财的头上。
    她哥和妈妈相处的时间多,感情自然也比她深。
    前几天她把和朱桂芳的东西都收起来的时候,南阳还以为是南新财干的,发了好大一通脾气。
    所以南夕才留了这张照片,打算给她哥留个念想。
    没想到她哥竟然是这种反应?
    “我等会去打电话,你在家小心着点。”临出门,南阳不放心地叮嘱。
    现在他家有一万多的现金,实在是不放心。
    南夕拍着胸脯保证:“哥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看着。”
    事关他们家未来,她怎么能不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