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未来记住过去》是网络作者“阳光下的艺宁”创作的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宁兰,详情概述:过去的和失去了哪一个重要,过好当下,但有些人和事我们无能为力时也只好坦然面对……每一个平凡的人都有他们的故事……
    “着什么急我们刚来,事情还没有做好怎么好开口,我想好了你先去看水库,我再找点别的事情做。”父亲语气有些缓慢。
    母亲急了:“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你不给我一起我怎么做,再说就要过年了两手空空我们要吃饭啊!你别乱跑了过完年再谋出路不行吗?”
    父亲皱了皱眉说:“现在我什么都不想,我累了走了半天路想睡会觉,明天去见了人再说,过几天老板来了才晓得薪资。”
    母亲看了一眼父亲说:“懒病又犯了讨厌。”
    母亲默默的淘米做饭,一会就熟饭了。
    “宁兰去叫你爸起来吃饭了。”这时弟弟倒是懂事先跑进屋喊:“起床吃饭了。”爸爸真呼呼的睡得香被弟弟一喊慢慢转过身迷糊的答句:“你们先吃我马上就起。”
    吃饭期间父母说起了王婆婆的家事来母亲说:“王阿姨很好,又给我几颗白菜。今天我和宁兰去王家串门了,他家有两个孩子都是儿,老大在镇上开家电维修有个在武汉当兵。”
    父亲夹了一口菜放嘴里嚼了两下咽了咽慢吞吞说:“这王阿姨还很热情你去耍一会什么都摸清了。”
    我也忍不住多嘴说:“王婆婆家还有两个小孩子一个姐姐一个弟弟我见过了。”弟弟忙问我:“三姐那我们吃饭后找他玩去。”
    母亲严厉的用眼神看了我们一下说:“明天再去今天就别去烦人家了。”
    我和弟弟只能闷闷不悦的说了句:“噢知道了,不去就不去。”
    吃完饭后我和弟弟还有母亲就去堤坝上走走,到了堤坝就和弟弟狂奔起来,上了堤坝才知道视野宽阔,堤坝下头有好多的田野。穿过弯弯绕绕的小路在不远处有好几户人家,远眺很远的地方都有人家。
    还有我家水库对面就有一座小房子,我和弟弟都想过去看看被母亲拦截了说:“就在这堤坝上玩玩别走远了。”
    我和弟弟不听直接就朝着小房子跑去,母亲无奈就在后头追说:“慢点。”
    小房子盖得特别复古青砖黑瓦,有点民国风的味道。我和弟弟取了一个名字“古屋”母亲也追了上来我们都好奇房子里有什么,走近才发现门是锁着的,有四个大字写在墙上“有电危险!”
    就听房子里有呜呜的电流声,房子的侧边还有几个大小不一的变压器。母亲害怕我和弟弟去忙大声呵斥:“这是个电房,你们别靠近危险。不听话摸了是要死人的。”
    那时小死其实也不知道它具体的意义,就是感觉不好的意思我们还是止步了就远远的观察没有上前去。
    弟弟抬起小脑袋问:“妈妈死是什么意思?”
    母亲哭笑不得的说:“死就是没了,就躺棺材板了埋了臭了就什么也没有了化成了灰。就是没命了你再也看不见爸爸妈妈了,强强你听话别摸电知道了吗?”
    我们都点点头:“妈你放心,知道了。”童年就这样一点点的开始,有欢笑有泪水。
    溜达了一会我们就跟着母亲回了家一天也就过去了,第二天饭后我和弟弟给母亲打了声招呼:“妈我和弟弟去王家玩了。”
    父母也准备出门,母亲说:“等等我们一起,一会我和你爸爸去办点事情,你们要不就在王家玩等着办好事情回来接你们。”
    弟弟从小就心眼多转了转眼珠子问:“妈妈爸爸去哪?我要跟着去。”
    父亲开口了:“给你妈妈找工作幺儿乖和姐姐玩。”
    弟弟这才答应:“好吧。”很长时间我和弟弟都在王家进出,仿佛那是我们第二个家很亲切也很温暖。
    父母把我们领去王婆婆家:“一家人要去哪里?”
    母亲说:“王阿姨又要麻烦你了,我们去问问看水库的事。陈大哥说在大队等着我们的,大队怎么走?强强和宁兰就在你家玩会一会我们就回来接他两。”
    王婆婆说:“大队好找,顺着这条路直走就到了。娃娃就在这玩嘛不碍事,也有伴雷雷雨婷出来和强强宁兰玩。”
    母亲告别王婆婆就走了,我弟弟不怕生就和出来的雷雷玩了。
    雨婷姐姐没有出来,只听见一个声音:“宁兰妹妹进来玩,我在写作业。”
    我进门去了就见雨婷姐姐的作业铺在四方桌子上,她问:“宁兰,听婆婆说了你们从贵州来的,贵州都有什么啊和我们这里一样吗?”
    我想了想说:“有点不一样我们那的山高,老家还有一条河,夏天的时候我和姐姐去河边玩捉螃蟹还有虾,我姐姐们就下河洗澡。我不敢下河我怕水姐姐说长大了会教我。”
    雨婷姐姐眨眨眼,我看见了她眼里的光她笑说:“还挺有意思,我们就没有这么多好玩的你上学了吗你有姐姐?”
    我点点头:“嗯我两个姐姐,都是我爸妈生的。”
    “噢,那你们四姊妹了你爸妈是不是重男轻女喜欢你弟弟啊!”
    我摇摇头继续说:“上过半学期,但什么也不会我不认字。”规规矩矩坐在凳子上的我很真诚的回答着。
    “你和雷雷一样大吧,开学的时候也去上学呀我给胡阿姨说,你该上学了。”雨婷姐姐有些惊讶我没有上学。
    “我把作业写完了再和你玩。”
    我对着她说:“行,那我找我弟弟去了。”
    就跑出屋子,看见弟弟和雷雷追打着玩我也加入了。跑了两圈就累得气喘嘘嘘,嘻嘻哈哈的弟弟却和雷雷玩得不亦乐乎。
    弟弟扭扭屁股说:“来呀来呀来追我呀。”
    这时雷雷停了下来说:“先说好抓住了就得表演,跳一个舞背一首诗都是可以的。”我很郁闷我不会啊,我就没有玩在一旁坐着看。
    弟弟却有胆量说:“好呀,背诗是什么?”
    小雷哈哈笑了起来:“背诗都不知道你真笨,看我给你背一首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我一字一句的听着,心想这就叫诗啊,也是第一次听见。在那闭塞的老家我是没有学过,也许是贪玩没有留意过。我老家的学校破败不堪几个年级的学生挤在一间教室,下雨都漏雨的。
    弟弟的自尊心好像受伤了他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雷雷吓得脸色惨白,听见哭声的王婆婆和雨婷姐姐出来问:“怎么了?”